首页 资讯 娱乐 搞笑 体育 乐活 财经 科技 音乐 社会 综合 汽车 影视 网络视频

幸运飞艇qq群 打造网络视频第一网

旗下栏目: 资讯 搞笑 游戏 网络剧 微电影 时尚美妆 旅游 脱口秀 学习考试 小知识 健康养生 动漫 娱乐八卦 汽车

首页 > 网络视频 > 资讯 > 伊朗疫情和“最低程度的真相”

伊朗疫情和“最低程度的真相”
来源: | 作者: | 人气: | 发布时间:2020-03-19
摘要:

伊朗疫情和“最低程度的真相”

面对新冠疫情,纵使戴上口罩,伊朗人也掩饰不住一脸惶恐。(南方周末资料图/图)

2020年3月21号,波斯新年诺鲁兹节就要到来了。

诺鲁兹节被视作春天的开始,原是琐罗亚斯德教(俗称“拜火教”)的节日,其历史可以追溯到2500多年前古波斯帝国的第一个王朝阿契美尼德王朝。跟中国春节一样,伊朗人在诺鲁兹节走亲访友,吃吃喝喝,这也是消费业全年最赚钱的时候。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会去圣城马什哈德的的伊玛目礼萨圣陵参拜,并发表新年致辞。

但是今年,新冠病毒的爆发改变了很多事情。哈梅内伊将取消新年致辞,也不会前往马什哈德,以避免聚集增加病毒传播风险,这将是他成为伊朗最高领袖26年以来的第一次取消新年致辞。跟中国鼠年春节一样,伊朗人也将迎来一个安静又紧张的,或许是毕生难忘的新年。但跟中国不一样的是,伊朗正处于美国和欧洲制裁之下,疫情无疑雪上加霜。

圣城:舔舐圣墓是社交媒体的表演?

马什哈德和库姆是伊朗两大圣城,黎巴嫩、沙特、伊拉克等中东国家的首次确诊病例都曾到过这两座城市。来自阿拉伯语的马什哈德意为“殉难地”。公元818年,什叶派第八代伊玛目礼萨在此被毒害,信徒为他修建陵墓,在圣陵周围建起巴扎、清真寺和更多建筑,这个小村庄由此成为什叶派圣城,如今每年吸引超过2000万名伊斯兰信徒前来朝拜。

2013年,我和摄影师朱英豪在伊朗进行了24天的旅行,马什哈德是其中最特别的一站。圣陵的着装规定非常严格,我用旅馆老板娘借给我的黑纱把自己从头到脚裹起来,仅露出脸庞。

来到广阔的圣陵广场,我瞬间被成千上万的黑袍妇女淹没。广场铺着波斯地毯,坐着祈祷的教徒,巨大的液晶电视播放着教士传经讲道的画面,手推车还在不断把小山似的地毯运来、铺开,供越来越多的教徒使用。有些穿白色长袍戴黑白格子头巾的男人,显然是从阿拉伯国家来朝觐的。在这座全世界占地面积最大、可容纳礼拜的人数居世界第二的清真寺,我随潮水般的黑袍漂流着,进入一间又一间大殿,穿过一个又一个广场,看着信徒的身体如海浪般起伏。我跟朱英豪失散了,他比较“幸运”,去到供奉着伊玛目礼萨圣棺的圣殿,目睹无数信徒奋力挤向圣棺哭天抢地,并用手机录下视频。

2020年疫情爆发至今,伊朗政府尚未关闭圣陵,但在德黑兰等多个城市取消了星期五固定举行的主麻日聚礼,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来首次如此。3月8日,伊朗所有教法权威联合做出fatwa(教法裁决),禁止任何形式和目的的宗教聚集。路透社发布库姆疫情前后的卫星照片对比,曾经黑压压一片的圣陵广场变得空旷,只见稀稀落落的黑点。

伊朗疫情和“最低程度的真相”

相当于中国西安的伊朗城市设拉子,街上矗立宣传海报,呼吁人们留在家里。 (阿拉什供图/图)

在库姆马苏姆圣陵,一名朝拜者用舌头舔舐建筑体表面并录下视频,很快,社交媒体上也出现了在马什哈德拍摄的类似视频,朝拜者声称“这样病毒会进入我的身体,其他人都可以放心朝拜了”。诚然,大量人群聚集、封闭性的宗教场所容易传染病毒,我也见过一些穆斯林亲吻清真寺里的圣墓墓门,但舔舐并不是一个常见举动。“视频不太对劲”,我的伊朗朋友阿拉什分析,那名朝拜者身边没几个人,像是特意找了个角落来“表演”,“我怀疑他受人指使,但无论是政府还是什叶派都没有理由做这样的事,这应该是有人故意抹黑伊朗。”

随后媒体报道,舔舐圣陵者已被逮捕,将面临监禁和鞭刑,哈梅内伊也告诫信众:“凡是所有助长病毒传播的行为都是罪过……严格遵守(卫生)规定是宗教义务,必须执行。”但视频早已传遍世界。

德黑兰:千年巴扎安静了

疫情以库姆为中心向伊朗全国传播。目前疫情最严重的是紧挨着库姆的德黑兰省,确诊人数达2976人,库姆省888人、库姆南边的伊斯法罕省902人、德黑兰北边的马赞达兰省和吉兰省分别是1189人和684人(截止3月13日),这几个省被划为红区,其余省份为黄区,已经没有零确诊的白区。

德黑兰地毯商人阿里在家待了15天,憋不住了,开车去郊外的达马万德山,这是伊朗最高峰、被称为“中东屋脊”。“我没有使用公共交通,山里也很少人。”虽然春天还没到来,到处光秃秃,开阔的天地依然令他感到神清气爽,登上海拔5604米的山顶,能看到远处的雪山。阿里热爱山野,疫情爆发前,他还到过德黑兰北部的雪场滑雪,现在,所有运动设施都关门了。晚上到家后,阿里看了一部塔科夫斯基的电影。在最近“自我隔离”的日子里,阿里重温了多部塔科夫斯基的作品,这位前苏联导演的诗性电影让他感到平静。

我是在德黑兰的大巴扎认识阿里的。这座有近千年历史、绵延超过10公里的大巴扎比起我去过的埃及、摩洛哥的巴扎都要无趣得多,衣服饰品大多来自中国,伊朗商人除了北京、上海、广州,还知道义乌。

阿里出身于地毯世家,7成地毯都销往国外,拥有大批欧洲的固定买家。疫情爆发后,曾经嘈杂忙碌的巴扎变得安静,阿里的店也暂时关闭了。学校、电影院及其他演出场所均已关闭,往日堵车严重的德黑兰变得空荡荡。

伊朗疫情和“最低程度的真相”

德黑兰曾经拥挤的街道如今空荡荡。 (穆罕默德供图/图)

伊朗疫情和“最低程度的真相”

设拉子街上还有不少车。 (Karen供图/图)

设拉子:对旅游业打击远胜美国制裁

十几天前,设拉子的旅行社老板阿拉什送走最后一批游客,旅行社歇业,10个员工开始在家办公。

责任编辑:

最火视频